微信货源推广平台
微商货源资讯平台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服装 > 正文

莫言说字是文人真正的衣服!他还开了个公众号

作者:xiezi发布时间:2021-05-07分类:服装浏览:51评论:0


导读:作者:应妮2019年底,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与北京舒同文化艺术研究会会长王振共同推出了公众号“两块砖墨讯”,旨在弘扬传统文化和书法艺术。是不是不务正业?是不是写得不好?莫言日前接受采访一一回应。莫言正在创作中。两块砖墨讯供图  “给自己定位还是一个书法爱好者”  忆及自小的书法教育,莫
























作者:应妮



2019年底,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与北京舒同文化艺术研究会会长王振共同推出了公众号“两块砖墨讯”,旨在弘扬传统文化和书法艺术。是不是不务正业?是不是写得不好?莫言日前接受采访一一回应。

莫言正在创作中。两块砖墨讯供图
  “给自己定位还是一个书法爱好者”  忆及自小的书法教育,莫言记得父亲最让他难以忘记的说法就是“字是衣服”:对于文人来讲字才是你真正的衣服。有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去参加集会,刚开始被人瞧不起,突然有一个机会表现他的书法,下笔不凡,满纸锦绣,于是所有人刮目相看。  无论是当兵,还是就读解放军艺术学院,莫言一手工整好看的钢笔字都让他获益良多。“刚到部队时,新兵都要写决心书,指导员看我字写得不错,就让我出一期黑板报,给了我展示自己的机会,再然后连里就让我代表新兵讲话等,我体会到写好字的重要;上军艺的时候,写作竞赛,为了省下抄稿的时间,第一稿就写得特别工整,修改时在边上勾勾画画就可以了。我在军艺学习期间稿子就写得很工整了。”  真正开始练书法是几十年之后。2005年,莫言要带一个记者访问团去日本北海道访问,临行前在准备礼物时犯了难,想找书法家写一幅字,发现润格还挺高,朋友就撺掇莫言来写。“真的提起毛笔才知道不行。尽管我的钢笔字写得还马马虎虎,但是一拿起毛笔来,觉得完全像一个不会走路的人一样,只能爬行了。”  从此,莫言开始练习毛笔字,但是写着写着感觉像自己的钢笔字,“我们这种半路出家的习书者,在熟悉笔墨关系之后,就等于把钢笔字放大了。写的还是钢笔字风格,不是真正严格意义上的毛笔字。”  怎么办呢?莫言自创了一个办法:用左手写。“右手写了30年的习气极其难改,拿起毛笔来无非是更熟练了。但如果换上左手的话,完全是一种陌生的感觉,仿佛一个不会写字的孩子刚开始学习写字。所以左手毛笔字一写出来,立刻有了一种很拙的感觉。那种怪怪、笨笨的感觉出来了。当然刚开始也很难控制,速度也慢,写多了,速度越来越快,也能够表达心里的一些意思了。”  用左手这样一种训练,来矫正右手的习气。莫言摸索着练习一年后,突然发现,右手的钢笔字有了很大长进。“左手写多了,又用右手再来写,右手写感到不满意,又换左手。换着换着,就似乎明白了一些书法的要领,也慢慢清楚了用毛笔书写的意义。”  即使这些年在书法方面有了一些进步,莫言仍坦言,“我给自己定位的话,还是一个书法爱好者。”

莫言接受采访。应妮 摄
  “两块砖墨讯”抛砖引玉 注重文墨共生  2019年底诞生的公众号“两块砖墨讯”,或许可以称为二人的即兴之举。  2019年春节前,颜真卿的《祭侄文稿》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展出,莫言和王振二人也专程前往。“多年前,我参观台北故宫博物馆,曾经在《祭侄文稿》前流连徘徊了两天,偷听老师给参观的学生们讲解,获益匪浅。再次近距离观赏这张名帖,感受更为深刻,毕竟,我练过一段书法了,跟当年的感受不一样了。我们每个人在帖前停留的时间有限,但它所承载的文化气息、历史意识扑面而来。”  在莫言看来,对于书法艺术,看照片或者高仿作品,都无法取代看原作。“你会带着一种极其庄严、近似朝圣的心情来看它。从眼前的法帖,我想到了大唐盛世,再想到安史之乱,也想到了颜真卿的风骨。作为一个在封建社会近乎‘完人’的书法大师,他的作品跟他的历史贡献、道德品质紧密结合在一起。我们这次去看帖,收获非常大。”  莫言和王振一起讨论:在网络时代,书法也不甘落后,融入到网络文化里。但很多以书法为主要内容的公众号,办得并不令人满意,大家你抄我,我抄你,原创性比较差。“有的公众号一味吹捧一些我们认为并不好的书法作品,也有的公众号努力贬低我们认为还不错的书法作品。我们开玩笑,假如王羲之活在当代,把他的字贴到互联网上,估计也是一半说好一半是骂。”于是二人商量,是不是也可以申请一个公众号,成为和书法爱好者们交流切磋的平台,抛砖引玉。  值得一提的是,“两块砖墨讯”尤其注重原创性,希望有一种文墨共生、立足传统的书法创作状态。“像王羲之的《兰亭序》、颜真卿的《祭侄文稿》,都不是先打好了草稿,再来誊抄。它们本身就是创造,同时也是草稿,艺术家在创作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这是一个千古不朽的伟大艺术品,而是一个应时实用之作,我想这样一种状态应该是书法创作的正确道路。”莫言说。  2021年元旦的早晨,二人来到黑龙江抚远的东极广场,迎接照耀中国的第一缕阳光。在零下38度的严寒之下,用保温杯装着墨汁,莫言写了“新曦”两个大字,周围观众也看到了现场的创作。这样一种现场性,也是“两块砖墨讯”的一个重要特色,“这跟在书斋里写出来的不是一回事。这样一种激情和即兴的创作是不可重复的”。事实也证明,“新曦”这两个大字,莫言回来写了好几个,都比不上现场写的。

莫言用左手写毛笔字。两块砖墨讯供图
  “两块砖墨讯”不是自留地  莫言说,“两块砖墨讯”并不仅仅是两个人的自留地,也发表了徐则臣和李浩两位著名作家的作品。“现在中国作家写字的越来越多,几乎人人都在写或者画,我觉得这是最近十年来产生的一个非常令人欣慰的现象。过去作家都用电脑,不写字了,连钢笔都不用了,现在大家突然意识到,作为一个作家,你如果不会写字,是匹配不上的,而作为一个中国的作家,不会写毛笔字又是有缺憾的,所以大家都拿起毛笔来写字,而且很多写得越来越好。”  “两块砖墨讯”还与祖籍山东、现居台湾的作家张大春合作了两期,发表了彼此之间的信札往来和诗词唱和。“张大春诗书俱佳,与他互动,我们的收获很大,在文坛产生了很好的影响。”  “两块砖墨讯”也为两位专业的书法家:浙江的沈浩和陈忠康出了一期,在公众号中也写了莫言和王振对他们书法的认识和评价。莫言表示,总之,“两块砖墨讯”这块园地不是我们的自留地,未来还要拓展。作家、书法家、业余爱好者的书法作品,只要合适,我们都会发表。  在行走过程中,莫言、王振二人在博物馆里不仅看到高士大德的法帖,也看到一些乡贤的书法遗存,哪怕是丝绸庄的账本和招牌,用现在的眼光来衡量的话,那都是相当不错的书法作品。  “像王羲之、颜真卿、柳公权的书法,我们都看了多少遍了,觉得他们是神一样的遥远而不可及,这些是高山,我爬不上去。但当你突然看到你县里面的一个人,而且离你只有几十年,他的字写得真好,我感觉只要努力我也可以做到。”莫言幽默地说。  对于自己发布的作品,则是尽量把发挥到最好状态时的作品拿出来。莫言直言,文字的内容我们也同样重视,因为毕竟我的第一身份是作家,王振的第一身份是诗人,我们对自己诗文的要求首先要高,你光有好字,文章是一堆垃圾,那没什么意思。所以美文跟好字结合起来,“美女簪花”,这才能漂亮。“我觉得我还是把写小说看得最重要,看着作家朋友们纷纷出新作,我挺不服气的,我也许能写得比他们好。”

2021年元旦早晨,在黑龙江抚远的东极广场,莫言在零下38摄氏度的严寒中写了“新曦”两个大字。两块砖墨讯供图
  得意之作《黄河游》诗书俱佳  去黄河壶口瀑布,坐上直升飞机,居高临下俯瞰祖国的壮丽山河,莫言写下了长诗《黄河游》。莫言自觉得写得比较有气魄,也是他自己比较满意的一首。  这首诗,从黄河的源头写到了黄河的入海,从黄河的远古写到了黄河的未来,从天上神仙眼光看黄河,到地下的老百姓眼光看黄河。结尾部分是“十万年后渤海平,烟台大连陆路通。再运黄土填黄海,浩浩汤汤过蓬莱。噫吁戯!但愿尔时天下已大同,勿因疆界动刀兵。”豪迈奔放颇有古人之风。  “如果要说一期比较满意的内容,就是这一期。这一期的书法,包括‘黄河游’三个隶书大字都是左手所书。”莫言告诉记者。

莫言题“两块砖墨讯”。两块砖墨讯供图

  对于互联网上流传的莫言作品,不少系伪作。莫言说,我的字现阶段写的什么样子,读者通过“两块砖墨讯”可以有一个清晰的了解。网上流传的很多作品,对照一下就可以发现哪些是假的,哪些是真的。因为一个人无论怎么变化,他的笔墨的一些最核心的东西还是永远保持着的。  他表示,我们也希望能够有更多更新鲜的东西出来,有的作品可能有争议,这没有关系。比如一件作品,有人认为很好,有的人认为极差,我觉得不要急于下结论,说好也不要把它一下子捧上天,不喜欢也不要一下子把它全盘否定,留给历史来看。因为在书法领域里的创新,它不是大开大合的,都是渐渐的。  莫言对互联网认识非常清醒:互联网像一个大园地,里边有野草,甚至有毒草,有各种各样的动物,但是也有各种各样的花朵。我们“两块砖墨讯”就是一朵小花,以它来传播我们的社会实践、创作理念,也是我们与朋友交往的一种雅集。

编辑:黄钰涵



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防止以学区房等名义炒作房价

毛泽东为什么会“发明”一个英文单词?

海南省委原常委、三亚市委原书记童道驰被“双开”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